匆匆的匆匆

这个因欲望而倾斜的世界啊!

所谓笑谈,都是撑过去才敢说。

刘可忆:

写在前面,又是一篇跑题的长文,所以分了段,其实还是乱码。


敬一无所有

矫揉又造作:

六个人去吃虾,没钱没空没情人,失恋失意湿了身。一杯杯兑了水的啤酒喝着,一阵阵死了鱼的湖风吹着,一个个的停不了的嘴皮子打着。把能咒骂的恋人都咒骂了,把能吐槽的上司都吐槽了,把能耍的流氓都耍了,把能用来干杯的理由都找光了,把死了的烂了的黑了的臭了的能吃的虾子都吃完了。然后还长叹一声说道这他妈的才是人生。

干一杯,敬我们失恋,敬滚蛋的姑娘和汉子。我是一杯白水供你浪费,那你就去找你的烈酒好走不送,你喝着喝着喝出酒精肝肝硬化,在别的姑娘眼波里醉着醉着醉的脱了裤子在斑马线上翻跟头,供无家可归的夜猫舔裤裆,也别找我要一杯白水。今夜我们干一杯,朝着湖水念一首“那些个/年轻时分/信誓旦...

你的內心才是真正的烏托邦

風醬醬的人生才不會爬滿虱子:


克里斯托弗,一位完美的精神主義者,拋棄了一切優越的因素,為了追求自我的存在而出走。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,我都無法相信他真的死了。我多麼希望他的死只不過是一個假象,當他再一次醒來,他依舊在神奇巴士裏靜靜的躺著,等待著河道的漲水慢慢的退去。但無論如何,這個結局並不是杜撰出來的,事實原本如此。

在人自身的生活方式裏,石頭森林並不存在,只是後現代的人們創造了它。在它產生之後,多數人迷失於此,日復一日地在石頭森林裏穿梭,活像珊瑚叢裏的魚。在這個擁擠到無法呼吸的世界裏,欲望迷住了眼睛,噪音充斥了耳朵,人們用相互間的猜忌傷害保護自己,用揮灑自我的方式...

2 / 2

© Zoe _xiaoxiao | Powered by LOFTER